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天涯台湾 > 遭遇生存危机的乐视手机和酷派, 是倒闭还是出售?

遭遇生存危机的乐视手机和酷派, 是倒闭还是出售?

时间:2017-07-20 13:40  来源:乐视手机和酷派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“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。”

乐视手机和酷派

2016年8月16日,是刘江峰加入酷派的第八天,也是酷派 cool1 dual新品发布会的日子。当时贾跃亭通过一则视频,正式对外公布他出任酷派集团CEO。刘江峰当时在台上说出这句话的时候,他对乐视与酷派生态结盟之后的发展前景充满了信心。

 

刘江峰2014年初出任荣耀事业部总裁,曾在一年内将荣耀手机销售额从1亿美元做到超20亿美元。重回手机圈来到酷派之后,他制定了酷派手机的“五年三个一目标”,即在五年内酷派销量过亿,酷派手机重回行业第一,酷派集团市值过千亿。

 

2016年12月15日,酷派推出改变者S1手机,在那场发布会上,刘江峰说:“23岁的酷派豆蔻年华,也可以说是‘小乔初嫁了’,只不过嫁的家里不是很有钱,但是你们将看到酷派改变的开始,必将是一段新的旅程。”

 

刘江峰当时打趣称,各大银行和供应商来到现场让他有点儿紧张,“因为我知道他们之所来到现场,有可能是为了回去决定到底是给我们雪中送炭呢,还是釜底抽薪。”

 

当时他可能已经意识到了,一百多天前充满诗意的“久别重逢”,如今看来现实并不美好。

 

这不到一年的时间,在经历了裁员、巨额亏损、解约、高层贪腐等系列事件之后,至今未复牌的酷派近期又遭重创。7月15日,酷派估值遭到基金公司下调85%,被调出港股通名单。

 

另一方面,乐视手机也是深陷资金危机自身难保,裁员、换帅等麻烦不断。7月11日开始,乐视官方商城一度停售所有智能手机,当时乐视方面给出的解释是暂时性缺货,到了7月15日部分产品才重新恢复销售。

 

入股酷派,借助其产研、专利技术、供应链来打造自身开发式闭环的生态模式,这曾是贾跃亭完成乐视生态全球化落地的关键一环。如今看来,“乐视+酷派”并没有生态化反,反而有些呼吸困难。

 

生死危机之下,乐视手机与酷派,未来将何去何从?

 

持续亏损,重组不力

 

酷派成立于1993年,曾名列“中华酷联”国产手机第一梯队。2006—2007年,得益于“双待机”和“3G定制”两项核心技术,酷派连续取得了翻倍式的增长。2012年是酷派手机的巅峰时期,销售额破百亿,其在国内市场的份额一度占到前三。

 

但好景不长的是,运营商大幅削减补贴,手机厂商开始转入公开市场的竞争。到了2014年,未能及时转型的酷派业绩开始出现大幅下滑。2015年财报显示,酷派集团营收146.68亿港元,较2014年的249亿港元下滑41.1%;纯利为22.77亿港元,同比暴跌342.8%。

 

酷派今天的风光不再,有受大股东乐视的拖累,但更多的还是从运营商转公开渠道不够迅速、彻底,同时产品又缺乏创新和核心竞争力。

 

2014年12月16日,奇虎360与酷派与宣布达成战略联盟,奇虎向酷派投资4.0905亿美元现金成立合资公司奇酷。2015年6月,乐视在推出超级手机后不久,即出资21.8亿元入股酷派,以持股17.90%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;第二年6月17日,乐视再次出资10.47亿港元,购入酷派股份,持股比例达到28.90%,成为单一控股股东。

这场三角恋最终结局是贾跃亭出任酷派董事长,之前拆分出来的大神归入360,ivvi独立发展了一段时间之后,去年年底2.72亿元,把80%的股权卖给了专注创新视觉科技领域的深圳超多维,成为该公司旗下的手机品牌。

 

刘江峰操盘酷派之后,在内部进行了大换血,管理层换了一半多,原酷派总裁李斌、副总裁曹井升、副总裁许奕波等高管已相继离开;同时酷派的产品也大幅精简,从2016年约90款,缩减到了如今的全球20款不到。

 

酷派的危机应该比刘江峰来之前料想的要更为严重。以审计问题为由,酷派今年多次推迟发布财报。今年5月,酷派发布的未经审计财报显示,酷派在2016年亏损42.3亿港元(约合5.42亿美元)。而在2015年,酷派仍然有23亿港元的利润。

 

另一份今年4月21日酷派集团发布的自愿公告则显示,集团截止2017年3月31日经营亏损约为港币4.6亿元。预计2017年上半年的经营亏损会扩大到6亿-8亿港元之间,相比去年同期经营亏损港币1.628亿元,出现较大经营业绩下滑。

 

对于预计经营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,酷派当时的解释为市场竞争激烈,再加上规划中有竞争力的新产品尚未上市,导致销售收入规模下滑,预计2017年上半年较去年同期营业收入下滑将超过约50%。

 

据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驻台北分析师吕俊宽向媒体表示,2017年一季度,酷派市场份额已下滑至11位。

乐视+酷派,如何自救?

乐视+酷派的生态联盟,会因为梦想而窒息吗?

 

事实上,2017年已经过去了一半多,酷派仅在今年5月10日,在线上发布了一款酷玩6手机。相比他们以往以及友商的发布会来说,酷派这次在线上发布新品显得格外的低调。

 

酷玩6发布没几天,网上又传出酷派解约300多名应届生。当时酷派方面给出的理由是目前经营状况一般般,业务想海外调整,因此国内没那么多职位了。

 

经营持续亏损、重组加剧内耗,再加上大裁员,生存危机之下,这家老牌手机厂商该如何自救?

“两条路,一条是倒闭,另一条是出售。”中国通信业知名观察家项立刚接受凤凰科技采访时表示。

此前多家媒体的公开报道显示,乐视手机业务,甚至酷派目前都在寻找买家,但苦于价格没谈拢,且没有找到合适的接盘侠。

 

“做家电的,有志于手机终端,或者手机业务做得不太好的厂商,可能会对酷派比较感兴趣。”对此,一名前酷派大神员工对凤凰科技表示:酷派盘子太大,能接得动,且愿意接盘的不多。

 

在该人士看来,酷派目前最具价值的是其所拥有的超过1万项专利,此前尚且拿得出手的线下和运营商渠道资源如今反倒没剩下多少。

 

目前的手机市场已经进入存量市场的争夺,且正在进行洗牌,大可乐、IUNI等小型互联网手机品牌已经倒下一片。从IDC数据来看,去年国内市场排名前五的OPPO、华为、vivo、苹果以及小米,加起来占据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。“想找到接盘很难!”在这样成熟又竞争激烈的市场环境下,项立刚认为已经很难有愿意新入局者出现。

 

作为酷派的难兄,出道两年多的乐视手机,目前处境也很艰难,出售是它的另一种命运。此前,超160亿元战略投资乐视的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曾表示,对于非上市业务体系,该卖的卖掉。而乐视手机,既是他说的非上市业务体现,同时还是乐视资金危机的重灾区。

 

乐视手机供应链资金问题于去年8月份曝出。据不完全统计,彼时波及的供应商及代理商约有数十家,涉及的货款金约有数十亿元,其中有部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还清。近期更是连乐视移动运营主体的资产都被银行冻结,前几天乐视网的股东大会,甚至因为讨债者围堵而演变成了一场闹剧。

 

贾跃亭曾表示,乐视手机由于对流动性管理的预判不足,后期资金的跟进不谨慎,导致手机业务进入准休克状态。

 

在手机圈,乐视手机曾经是蒙眼狂奔的“黑马”,在国内如此激烈的市场竞争中,乐视手机一度挤入国产手机销量榜前10名。官方数据显示,乐视手机推出当年就取得了500万台销量,2016年飙升到2000万台。

 

和酷派一样,乐视这大半年来仅今年4月份在线上推出了一款新机乐Pro3双摄AI版,本月11开始,还一度因为供应问题而在官方商城停售,即便是目前官网也没有全面恢复手机销售。

在激烈的市场竞争环境下,逆水行舟不进则退。缺乏有竞争力的产品以及稳定的供应链支撑,再加上新上任的掌门人阿不力克木·阿不力米提(“阿木”)缺乏手机操盘经验,已进入准休克状态的乐视手机,离窒息也不会太远了。

 

刘江峰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:2016年,酷派出货量约为1500万台。2017年是希望出货量能达到2000万-2500万,目标是活下来,最好能有盈利。

目前看来,很难完成,他本人的去留也是个问题。

此前坊间有传言称刘江峰可能会去TCL,但一名上个月从酷派离职的人士告诉凤凰科技,“(刘江峰)后来又不过去了”。

另外,这位人士也透露,其原来在酷派的部门,目前仅剩下几个处理供应商债务的人。她走前酷派正在规划新品,但那时外观、上市时间等具体细节并未成型。

债务缠身,负面不断,对品牌价值也是一个极大的消耗。在这种情况下,和酷派一样面临生存危机的乐视手机,想找个合适的接盘者,更不容易。
文章来源:凤凰娱乐网址=http://www.wlzbz.com/

相关资讯